大律師FRESA

(警探组)(汉克/康纳)食言

贫道江湖人:

一发完的小甜饼(骗你的)🌚
另外小声bb一句,有没有可以聚众吸警探组的qq群🌚
求组织🌚

1.
康纳有一枚硬币,一枚与众不同的硬币,是让他站在无数个仿生人中间时唯一能让他找到自己的东西。

后来硬币被汉克拿走了,还好那时那枚硬币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他看着汉克努力的试着去弹那枚硬币,开始回忆究竟是什么时候当他身陷抉择的时候第一个反应不是那个与众不同的硬币而是一个易怒脾气暴躁却又分外心软的副队长。

是从他称呼他为he而不是it,还是他选择救下即将坠落的人开始。

他真的不记得了,他试着删除那些导致他软件异常的记忆,可是事情一旦开始就彻底失去了控制。

决战之后,他从汉克的桌子上顺走了一枚硬币,经历了那样的变动都保持冷静却被这个小动作弄的黄圈转个不停。

这个硬币完全不同于以前的那个崭新精致,而是被磨损的边缘有些粗糙,或许就是因为过度的损坏导致了他被副队长随手扔在了桌子上。

他时常会调高手掌的温度,然后再猛然降下来,让硬币像是刚从一个人类手中拿过来一样带着温热。

再后来的后来,这枚硬币也被另一个东西代替。

“上个月咱俩的绩效很不错,发了不少奖金。”汉克清了清嗓子,装作毫不在意的推过来一个盒子,“送你个礼物,别想太多,纯粹是路过看起来挺适合你的。”

“性冷淡风。”汉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补充了一句。

康纳等到所有人离开警局之后,坐在他拥有的第一个私人物品——一个挨着汉克的办公桌前面,盯着面前的东西,这将是他拥有的第二个,并且还是汉克送的东西。

一个银制的环,他用自己的扫描功能以及各种功能探测了这个东西一个晚上,把躺在手心里的东西每一个角度每一个细节都藏在了系统最深处,甚至还有云备份。

他将那枚偷来的旧硬币放了回去。

“康纳!”汉克忍无可忍,“不要把戒指像硬币一样拋来抛去。”
“抱歉,副队长,可你说这个东西属于我了。”
2.
“和我分开之后你去哪里?”

康纳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双手插兜欲言又止的汉克,“我会在办公室里坐着,等到天亮。”

“嗯.....相扑挺想你的,而且我去喝酒的话没人照顾他。”汉克别扭的补充了一句,“我不会为了你来我家照顾他付钱的。”

“好的,但是副队长,我觉得这是你的个人想法。”
“闭嘴,康纳。”
3.
康纳搬进来的时候只带了一枚戒指和两套衣服,一套除去了所有花里胡哨的模控生命标志的制服和一套配着毛线帽子的衣服,在衣柜里占了一点可怜的空间。

“说真的,你就只有两套衣服?”
“当然,因为我不会因为跑了几步气喘吁吁出满身汗而需要回家换衣服。”康纳停下来看着扶着膝盖喘气的汉克,“另外,你今天的锻炼计划只进行了三分之一。”
“你这些该死的讽刺的语气都是和谁学的?”
“和你,副队长。”
4.
据传,有一个发疯的仿生人警探不眠不休的冲进一个又一个犯罪分子窝点,一个人冲进去,拎着老大的脖子冲出来,大多数被他击晕的人都来不及看见他的长相,于是传说越演越烈,最后变成了有一个三头六臂凶神恶煞的变态仿生人要肃清底特律成为新的老大。

而此时此刻拿了警队一堆奖金,他们眼中凶神恶煞的仿生人正一脸无害的眨着棕色眼睛做些兼职工作,例如程序员或者会计之类的。

在汉克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觉醒以后你越来越像一个冷酷无情的机器人的时候,康纳将新款越野车开到了家门口。

“上帝....你做了什么....”
“汉克,你的生日礼物。”他盯着汉克想要分析他的表情,他没计算错,汉克在路过街角的时候看这辆车的广告概率是89%,汉克喜欢这个礼物的可能性是97%。

“嗯...其实也没有广告里说的那么好。”汉克把眼睛转向其他地方,“不过我挺喜欢的。”

康纳用自己优秀的AI忽略了汉克所有口是心非的话,全部翻译为他很喜欢这个礼物。

他在自己的‘汉克后半生的生日礼物清单’上,打了第一个完美的对勾。
5.
他们在马库斯的提议下合法领养了一个人类女孩。

“安琪?安娜?贝蒂?卡拉?”汉克自暴自弃的合上电脑,“或者干脆叫她RK801算了。”

女孩胖胖的小手握着康纳的手指,仿生人集中了全部计算能力感受着指尖传来的,一个新生命带给他的温暖,他好奇的扫描着她懵懂的蓝色眼睛,让他回忆起雨夜里那个奋不顾身,勇敢无畏的蓝发仿生人。

当他看着她们牵起手时,他的手也攥紧了一下。

他想起了他和他身后的汉克。

康纳转头直视着汉克,“我想叫她崔西。”
6.
有一个高级仿生人老爸超酷的,除了康纳真的很严格之外。

以及为什么仿生人要一直联网??

崔西窝在沙发上看着康纳的光圈转了转,随即变成了黄色。她缓缓放下果汁,试图从桌子旁边溜回自己的房间。

“崔西,我收到了你的老师的电子邮件,你有两门考试不合格,一门考试成绩有下降。”康纳看着崔西一僵的背影,“你有任何想要解释的理由吗?”

崔西把求救的眼光投向汉克,老警探指了指自己‘可以有效帮助你保持健康’的蔬菜沙拉,回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耸肩。

“没有?那么我会对你的所有日程计划提高学习权重。”

“不!!!”崔西捂住眼睛,“我讨厌仿生人!!”
7.
崔西裹着棉袄,搓了搓冻僵的手抬头问汉克,“这样真的行吗?你确定康纳不会知道?”

“我确定,他今天出一个人类和仿生人的犯罪团伙的大案子,不到晚上九点他不会回来的。”汉克露出了一个胜券在握的微笑,“等会进了游乐园,你坐过山车,我吃汉堡,他什么都不会知道的。”

他们为即将到来的‘反抗仿生人暴政’的胜利击掌庆祝,却不知在远处的高楼顶,康纳拧断了最后一个负隅顽抗的犯罪分子的脖子之后便直起身径直看着他们的方向,最近更新后棕色眼睛后内置的强大摄像机已经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看的一清二楚。

看着两人的击掌之后,康纳忍不住勾起一个温暖的微笑。

他在夕阳里眯起眼睛看着汉克将崔西架在脖子上,即使他的脸边沾染着鲜血,即使他站在躺了一地的人中间,依旧产生了如同汉克第一次拥抱他时他的系统深处无法用0和1描述的悸动。

“康纳副队长。”身后跟上来一个全副武装的人类队员,“已经全部处理完了。”
“收队。”康纳转身时已经收起所有表情。

队员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地面,拍了拍旁边人的肩膀,“副队长真的觉醒了吗?我怎么觉得他还是冷的像一台机器。”
“习惯就好。”
8.
在学校上生理卫生课之前崔西从没有对每周一次的‘马库斯周末’产生任何怀疑,毕竟卡尔爷爷总有无数的故事和一堆好玩的东西等着她。

送走了崔西,汉克迫不及待的把还在规整的叠衣服的康纳压在床上,将一个东西递给了他:“你说的,如果我坚持一个月早起锻炼身体你就答应我任何事。”

康纳将那东西装载进了自己身体,很快他睁大了眼睛。汉克趁机用手摸过康纳白净的小腹引来一阵颤栗,他的手被康纳抓住:“汉克...我感觉好奇怪,这是什么东西。”

“仿生人特殊用品商店买的。”汉克将他的手按住,用手指滑过身下轻轻颤抖的身体,“可以大幅度提高感官,标签上是这么写的。”

效果好的让汉克咂舌,甚至手指就足以让康纳在他怀里挣扎着高*潮,当他将自己送进那里时几乎立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汉克坐在一边看着康纳半睁着眼睛趴在床上,抱着枕头狼狈不堪的试图重启过载待机的部分程序时,他由衷的赞美了一句现代科技。
9.
“我不明白。”当康纳第无数次从崔西那里吃闭门羹之后,他开始向一边看戏的汉克求救,“我给她的都是经过计算之后最好的建议。”

“青春期。”汉克很高兴自己能给这个无所不知的仿生人上课,“怎么说,大概就像是你们仿生人觉醒前的那堵墙,在她突破之前,她什么都不会听的。”

“她现在只喜欢酷炫新潮的东西,碰巧木讷的旧型号仿生人和上世纪的老警探都不是她会想了解的那种。”

康纳听完低下头,蓝圈若有所思的转了转。

“干嘛,大晚上又困又冷的。”崔西靠在车旁跺了跺僵硬的脚,看着康纳穿着单薄的制服落了满身雪花翻了个白眼,自己说这些干什么,反正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康纳将提着的盒子放下,动作干净利落的快速组装好了狙击步枪,“要试试吗?我在对面放了几个标靶。”

“哦我的天哪!你在开玩笑吗?”崔西睁大了眼睛,“康纳我爱你!不过这种武器不会被追踪的吗?”

“它原本被摔坏了,后来我把它修好了但没有开启追踪器。”

康纳扬起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他想起了好多年前的一个夜晚,汉克就站在他身后,他手里握着那把枪。

他的AI模拟出了无数种干掉汉克然后继续任务的方法,可是无论多么精妙的计算都抵不过另一个声音:康纳,你自己呢,你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他能感觉到他的机体已经做好了搏斗的准备,可以预见的每一个你死我活的结果在眼前呈现,自己从前击毙的每一个仿生人都伸出双手叫他就此放弃。

为什么要这么痛苦,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分析就好,机器不会犹豫,机器不会出错。

他的意识已经陷入了模糊,在沉入深渊的同时他的手指也开始慢慢用力,壁垒越变越厚,他自己则越来越弱小。

睁开一半的眼睛开始合上,模控生命为他设置的陷阱慢慢打开。

他似乎看到了阿曼达对他伸出了手,回来吧,RK800。

他看着那个自己已经模拟出了最佳路径,扔出枪械后和汉克缠斗在一起。

“不!!”他拼命的装在壁垒上,却没有完成一丝一毫的损害。

预算中他将汉克推搡在地,与此同时他再一次撞上了牢不可摧的屏障,轰然巨响让他的每一寸的机体都带着反震的痛苦。

他抓着汉克的领子将他推到了房子的边缘,汉克张开了双臂。

蓝眼睛倒映着他:康纳,你是什么?

他拼命撞在上面,即使大片大片的警告显示软件不稳定,AI受损,他什么都不管,他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

“I am a machine。”

那个机器松开了手,汉克身体和地面接触的巨响几乎震碎他的所有思维,他痛苦的蜷缩在地上。

愤怒让他的蓝血开始沸腾,金属的骨架却带着不可思议的温度,灼烧着他的系统,腐蚀着他的神智。

甚至让他的灵魂痛苦,可他本不应该有。

“不!!!”

细微的玻璃碎裂声响起。

阿曼达拍着他的肩膀,“你做了正确的事?”却在下一秒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康纳刺向他的利刃倒在地上。

“任何人都不能伤害汉克,包括我自己。”

康纳猛然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发生,汉克依旧在对面注视着他,他手里仍然握着那把枪。

但他明白什么都变了,他能感觉在炽热的血液在体内流动,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冲动,他能察觉每一朵雪花的重量。

他能感觉到,他对汉克的感情,像是黑暗中指引他穿过暴风雪的火柴,忽明忽暗却坚不可摧,在此刻将他的未来照的亮如白昼。

他有很多话想说,最后却只是冷漠将枪扔下,“杀死你并不在我的计划里。”

汉克,穿过黑暗,我们在光明中再聚。
10.
康纳抬头看着崔西带回来的仿生人,最新款的,更高大,更强壮,速度更快,处理能力更强。

那个男性仿生人明显想要和康纳搞好关系,带着一点讨好的笑容,但是热脸贴了冷屁股,有些局促的站在房间中央。

最后在汉克的劝说下,康纳明显不情愿的勉强被拉了回来。

“打败我,我就同意你俩。”

汉克捂着脸看着康纳被放倒,年轻的仿生人用擒拿姿势将他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说你可小心点,你老胳膊老腿弄坏了现在可不好找你这老型号的配件了。” 汉克伸手想拉他起来却被拒绝了。

与此同时,刚进来的崔西一声尖叫,怒气冲冲的喊了那个仿生人的名字:“该死的你在干什么?!”

汉克抱着胳膊看着腹黑的仿生人趴在地上冲他眨眼。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的蓝圈一转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汉克将特殊的修复液体涂抹在康纳擦伤的地方。
“实际上我并没有排泄功能。”康纳心情良好的看着崔西和那个仿生人吵架,“而且新款的也不一定是好的。”
11.
当然这什么也没阻止,包括崔西的婚姻,包括汉克的老去。


汉克真的老了,他的眼睛睁不开了,耳朵也变得不好使,到了后来,很长时间都只能躺在床上依靠管子维持生命。 



康纳握着他的手坐在床边,崔西坐在另一边。

汉克的精神突然好了不少,他笑着捏了捏康纳的手,“真羡慕你,这么多年一点都没有变,和当初一模一样。”
“你也是,汉克。”

在我眼里一直都是。

汉克侧过头盯着他,“我死后,答应我你会好好工作好好活着吧。”
“怎么?”
“答应我,康纳。”
“汉克....我...”

汉克猛然抓紧他的手,“答应我。”

康纳直视着他,眼神动了动。

“好,我答应你。”

汉克走得那天很平静,平静的崔西从康纳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痕迹,他只是像汇报一样描述了汉克的死亡,之后便不再说话,她几乎要相信康纳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

直到她走出房门之后听到了那声枪响,惊走了一片鸟兽。

她蹲了下来,泣不成声。

蓝色的血液染透了汉克盖过头顶的白色被单,银色左轮摔在地上的声音是康纳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声声响。

抱歉,汉克。

我食言了。





End

评论

热度(2000)